好热,好想裸奔

垃圾的堆积地
名字复杂,叫兼鸟就好
追星少女,经常会丧,喜欢睡觉,扩列请私。
绑文@花辞。

还是磕刀男和战刻的粮开心,回坑了。

已经全部送完了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我强大了,你却不在了

死了

花辞楼下殿辇来于秦:

【绑画的点文@鶫 】




【刀子】




【内含蒙特祖玛,黑幻注意!!还有嘉德罗斯】




【第一次写黑幻,顺便雷的小可爱避个雷】




【ooc预警。】




















蒙特祖玛


半卷残旗,立于遍地赤沙之上,沐浴着似血残阳。


万里沙场,尸骸遍野。残破的兵戈凌乱的四处躺在尸山血海之中,凄凉的可怜。


半边塌毁的城楼上,高挑女子静静注视着这片修罗场,手中的异状大剑插入坚实的砖块中。她驻剑站着,凝望着。


风起,携着细沙,在沙场上掀起烟雾,似乎想掩盖那四下流淌的鲜血。它慢慢上升,向城楼扑去,又在女子面前温顺的分开,只是扬起了她绿色的长发。


蒙特祖玛缓缓抬手,将遮住半脸的头盔摘下,她单手拎起放在脚边的的酒壶灌下半口,把剩下的尽数泼洒在城楼下。


“我说过。”她对着空气开口。“我能做到。”风忽的猛烈起来,甚至将晶莹的酒液都卷起来,它向远方吹去,将半壶酒撒在沙土之上。蒙特祖玛带回头盔,有着印加族金色印记的旗帜在她身后猛地飘扬起来,迎着夕阳闪烁着荣耀。


“带着我族的荣耀!”


只是可惜,不能和你一起看到了。她把这句话藏在心里,向沙场的方向最后鞠了一躬,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‘紫堂幻


漆黑巨兽咆哮着,撕裂了它前方的一切,鲜血四溅,不甘和恐惧在一瞬间化为被撕得粉碎。


“这是……我的力量?”紫堂幻看着眼前的一切,又低头看着手掌心升腾的黑气,有些迷茫。曾经纯净的紫色眼眸不复存在,只余下疯狂的黑色与红色。


白色的电蛇划破天空,在一瞬间照亮了遍地的残骸,幸存者徒劳的挣扎着,凄惨的尖叫最后消失在巨人的脚下。


杀戮终结,一切归于宁静,兽人停下动作,呆呆的立在原地。


现在只有紫堂幻一人站立着,踏着鲜血。


他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:“看呐!我为你报仇了!”


发泄式的大笑之后是短暂的沉默,狂笑的少年突然痛苦的爆头蹲下,剧烈的颤抖着。黑色兽人抖动了一下,丝丝缕缕的黑气从他身上泄出来。


“轰隆——”又一声雷响,风穿过树林,叶子沙沙作响,仿佛在唱一曲悲歌。


“可是……”黑色和白色,红色和紫色,在蹲在地上的少年身上飞快的的转替着,一边的巨人剧烈的颤抖起来,半边身子化作黑气散开。


“可是……”紫堂幻又痛苦的嘀咕了一句,兽人咆哮起来,大股大股的黑色烟雾从它体内流出来,消散了。


“你在哪呀……”大雨倾盆而下,最后一缕黑烟也泯灭在雨水之中。紫堂幻跌坐在地上,失了神一般。


“又有什么用,有什么用!”他仰面迎着大雨声嘶力竭的吼着,小斯巴达们精疲力竭的围过来,和主人抱作一团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嘉德罗斯


一片孤寂之间,只有一抹金色倚棍而立。


王眯着眸子,睥睨着脚下的一切。


淡淡的威压在这片空间内弥漫开来,幸存的生灵不敢作声,只是把头低低的埋下。


“渣——渣——”


大罗通天棍狠狠地砸在地上,道道裂缝如蛛网一样延伸出去。


“谁让你活不到这一天。”


他咬牙切齿。



签名的时候问可不可以签手上,他说“这种笔对女孩子皮肤不好。”
最后签本子上了。
小蛇老师真的超级温柔啊。

我吹爆川海老师啊,把我画的好好看。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英年早逝②

吹爆

花瓷⌒辞此词:

【大家好我是花辞,我来更新了】




【刀子预警,ooc预警】




【是绑画 @鶫 的英年早逝。】




点这看雷狮,鬼狐,紫堂林




【没,没怎么写刀子,多指教(?)】


















卡米尔


下雨了。


天空丝毫不怜惜云朵,柔软白色聚集成阴,化作大片大片冰冷透明液体泼洒而下,冲刷着黄土之上蜿蜒的血液


卡米尔躺在空地中央,注视着天空。


有好久好久没有这么狼狈,也有好久好久没有这么注视过天空了吧……


蓝色瞳仁渐渐放大,容纳过大海的眸子渐渐盛入黑暗。


意识涣散前,隐约看见有人朝他奔来。


“卡米尔——”


雨水和泪水在你脸上纵横交织纵横,狂奔雨中,你几乎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浑身都在滴水。


你看见黑发的少年仰面朝天,躺倒在空地中央,鲜血从他身下溢出,又被雨水洗去。


大大小小的伤痕遍布在他身上,虽然他已然是这片修罗场上最后的胜者。残破鲜红的围巾伴随主人坚持到最后一刻,也只剩下了一半。残缺的部分缠在一把插在地上的武器末端,在雨中招摇,是胜利的旗帜,也预示了死亡。


你环住他渐渐冰冷的身躯,顾不得脏,你拿袖子抹去他脸上的雨水和血水。你颤抖着嘴唇,万千话语凝与嘴边却说不出,低头看见人微微颤抖了一下,费力的撑起眼皮。


“抱歉”


是我食言了。

















云层蔽日,一切都暗淡了下来。


抿唇蹲在少年边上,你看到他的脸上还是带着那一抹笑容。如同耀眼的阳光。


金靠在树干上,费力的呼吸着,天空般纯粹湛蓝的双眼失去了聚焦。


——————他已经看不见了。


你痛恨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这时还面带着笑容,和以往一样。


云层掀开一角,些许光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撒下来,金仰起头,吃力的迎接那片金色的阳光。


阳光和他的发丝融在了一处,除了温度,一切似乎一模一样。


“对不起啦……就算没了我也要努力活下去啊——”


声音很小,甚至有些些委屈,在树林中吹来的风中转了一圈,就渐渐消散了。


阳光再次被云层遮蔽。金阖上了眼眸,仿佛睡去。




















紫堂幻


……好冷。


血液的大量流失带走的不只是热量,还有温度,你静静的躺在地上,看着染了鲜血的天空。


紫发的少年呆呆的蹲坐在你身边,握着你的手不知所措。


怪物的尸体躺在一边,化作小方块逐渐消散。


系统冰冷的提示音响起,提醒你们获得了新的积分。


“幻,不要太难过啦。”你发出的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听不清楚,但是紫堂幻却觉得像敲在耳边的钟声一样,甚至还在阵阵回荡着。


“不……坚持住……我、我会救你的。”


他试图堵住你的伤口,却无济于事。


“幻啊……”你无力的制止了他的举动。


“杀了我。”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下,你微笑着说出这残忍的话语。他惊慌失措,却被你拽住了手,将那锋刃刺进自己的胸膛。


“好好……活下去。”


系统冰冷的提示音好像又响起来了呢……我的积分……都给幻了吧。


紫发的少年跪在渐渐消散的人身边,泪水一滴滴在地上碎开,他伸手抓向缓缓升起的元力球,拢在掌心注视着。


“我听你的……”他犹豫着开口。“好、好好活下去。”


松手,球体向高处升去,渐渐消失在云层中。


















格瑞


兽群暴动了。


带着你刷分的格瑞没有算到这点,一时措不及防。狂躁的兽群向你们狂奔过来,利齿和利爪撕碎了沿途的一切。


你的腿在躲闪中受伤了,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。格瑞带着你的速度慢了下来,最后被追上,你的血液吸引了大量的狂兽。


你们被围在山谷,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们,咆哮声在野兽的喉底压抑。


饶是大赛No.2,也难以抵挡如此之多的发狂的野兽。


然而他已然持着烈斩守在你前方,绿色大刀舞出光影,将你与兽群隔开。


可终究是寡不敌众,很快格瑞身上就几处挂彩,可他仍然一步不退。


……这样下去,我们都得死在这里呢。你想着。


兽群还在咆哮,发疯似的进攻,而格瑞已经隐隐有些脚步不稳。


做出决定吧。


“格瑞,”你喊住他,对他对他露出一个微笑。银发少年抽出时间回过头,欲言又止。


“放手一搏,你还可以出去,不是吗?”你的话语轻了下来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腿,你苦笑。


不给他留犹豫的机会……!


咬牙,利刃刺入胸口,强忍疼痛,你拖着伤腿扑向兽群。


鲜血洒下,扑就一条鲜红的道路。


大部分野兽的被新鲜的血液吸引,围住了你。


兽群出现了空缺。


“快……快走啊格瑞!”你用尽最后一丝气力,向他吼道。


呐,我可不愿做什么拖后腿的。好好活下去,我的爱人。